• 邦明资本
  • 邦明邮箱    加入邦明    在线咨询
    •     
  • 关于邦明管理团队投资特色邦明动态投资人家园联系我们
  • 药企如何“过寒冬”? 行业人士:需市场政策来激活医药创新链条
  • 发布时间:2023/9/26 0:00:00  阅读:298
 随着生物医药整体估值不断缩水,近两年生物医药一级市场一度降至冰点。这意味着高度依赖资本支持的生物创新药产业也迎来寒冬。与此同时,中国医药产业也迎来发展转型期。面对未来,如何走出中国创新药的发展之路,构建出“中国新”走向“全球新”医药创新生态?

在9月25日-27日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上,国内外医药企业、资本、研究机构、行业协会等各方业内人士对此进行了思考与探讨。大家一致认为“坚持创新、满足临床需求、开放合作”已成寒冬之下韧性发展的必要之举。

第八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现场

第八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现场

危中见机,当下也是谈合作的好时机

由于三年疫情影响,包括全国甚至全球经济影响,生物医药迎来寒冬。但在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大学药学院院长丁健看来,虽身处寒冬,中国生物医药的将来一定是好的,因为人民健康是刚性需求。近十几年中国创新药发展经历了从0到1,从Me too到Me better,未来还应该加强各类政策、落地扶持和风险担当。

“过去几年热资太多让药企感觉太好,现在才回归到原本的价值。”先声药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任晋升认为,我们要乐观来看当下环境,寻找新的成长机会,如扩大合作,提升公司管理等,也是苦练内功的好时机。

“当下也有很多新机遇,最坏的时候也可能是最好的时候。”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同样认为,危机是双刃剑。对于跨国药企阿斯利康,以及阿斯利康中金产业资本来说,当下正是跟初创企业谈早期合作的好时机。

加大产学研投入,提升潜在靶点的转化衔接

近几年,生物医药产业面临严重“内卷”,特别是肿瘤药,对行业造成严重的资源、资金浪费,影响行业发展。

对于以创新为生命线的生物医药产业来说,如何做到“真创新”,是行业的面临的关键课题。对此,丁健认为,国内药企基础研究和潜在靶点的转化衔接做得还不够,因此会出现“内卷”。2021年CDE(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)出台《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》,这个原则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药企盲目扎堆的情况。药企之间应该有更多的交流合作,应当加强基础研究,也需要更多时间和资金,让更多潜在靶点得到转化。

对产学研合作及转化问题,王磊也表示赞同:“生态圈的产学研的结合非常要紧。阿斯利康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基础研究与药厂的结合,提升转化和创新效率。例如,阿斯利康的早期研发是基于瑞典的卡洛林斯卡学院。阿斯利康每年跟剑桥大学的PI(生物医药研发中心)有40个,光阿斯利康一家公司就有40个联合培养的PHD(博士)。各个肿瘤研究所、心肺研究所等的基础研究和药厂结合都非常紧密。”

先声药业作为传统制药公司,今年也在向创新积极转型。在任晋生看来,转型的关键在于人才队伍的转型。今年上半年,先声药业31%的收入来自创新药,未来这个比例还会持续增加。

中西合璧促创新,拥抱外部合作

“企业要开放跟外部进行合作。当前形势下,先声药业还会坚定地加大研发投入,推进与科研院所、Biotech公司的合作,拥抱外部世界,走出自己的创新路。”任晋升说。

阿斯利康和国内企业的合作非常多,而且也非常深。王磊表示,中西合璧,不断深化长期合作,是阿斯利康造福全球患者的发展策略。

在研发中,阿斯利康合作国外哈佛、剑桥、卡洛林斯卡等高校研发资源。在中国,阿斯利康跟药物所李佳、丁院士有多年合作历史。哪里的科学好,哪里就能出新药,药企就得往哪里走。中西合璧的结果就是能造福更多全球患者。

相比产业政策,行业更需要政策来激活市场创新链条

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支持,中国创新药产业要想发展壮大,与之匹配的政策环境是怎样的?政府的引导资本和市场资本,如何发挥各自优势共同支持产业发展?

百济神州作为国内创新药企,更是一家国际企业。在吴晓滨看来,国家政策对产业的促进作用比资金还重要。近年来,随着中国药品开始出口走向海外,中国医药行业的管理思路也应随之转变。早先进口阶段的低价策略在当下原创出口阶段可能就不再适合。如果中国永远是价格洼地,那我们无法出口,也无法在国际和国内创造更多价值。

对于产业政策与市场政策对行业的促进关系,宋瑞霖对凤凰网健康等媒体进一步表示,中国的医药健康产业政策多,但我们现在更缺市场政策。拿新能源汽车为例,一开始国家产业政策引领,给补贴,但产业并没因此发展发展起来。后来国家采取增加新能源汽车摇号、出租车改新能源汽车等系列有效的市场组合政策,新能源汽车的制造水平、质量、数量都随之大幅提高。现在,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出口国,也是最大的生产国。

更直白地讲,在医药创新还比较弱小的情况下,医药行业需要市场的包容,需要更多的产品进入各级医院得到应用,打开市场。让医药创新的后半段链路活起来,而不是让创新链条拥堵,否则就没有人愿意做创新,更没有愿意投资创新。

“资本从来都不会只因为某个产业政策就投资,资本一定是看到未来良性的市场前景。因为商品最终的价值是靠市场检验来证明的。因此我们更呼吁市场政策而不是产业政策。”宋瑞霖补充说。

  • 上海邦明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38775号-1 联系电话:+8621-65105827 E-mail:bmc@bmc-sh.com